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二百五十七章:设局(十四)

作品:繁花落处歌尽时|作者:九将军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10-19 02:12:50|下载:繁花落处歌尽时TXT下载
  云湛的双手已是在身后攥紧,但脸上依旧平静如水,看着思思便道:“陛下召见姑娘那是姑娘的福气,若可为大胤开枝散叶,那便是功臣了!”

  思思抿嘴一笑点点头,这眼眸还未抬起,只见云湛已是绕身离去,这一腔莫名其妙的怒火都化成了赶路的动力,到是将自己的好马累坏了,四蹄翻腾都快要招架不住了。

  到了易宅推门而入,只见家仆们拱手道:“大公子回来了!”

  “大公子回来了!”

  玄月便收拾着晾晒的丝线,看着云湛便道:“回来了!”

  云湛便轻点头道:“月叔!”

  这话还未落音,便看着云晨从房中冲出来,袖子挽至肘部,一头大汗,便道:“哎呦,谢谢您啊,回来了就赶紧干活吧!”

  云湛也一脸不解,云晨便指着晾晒的丝线便道:“月叔说了天儿不是很好,让咱们呀将这些丝线都搬回屋里!”

  说着便嘟囔道:“要我说啊,你这个师父啊,竟是做一些昧良心的事情,你看看,这都什么啊,这线发潮,即便就是晒干了,缝出来的衣裳也会大打折扣,你看看你那个师父,老抠门!”

  说着便摇摇头,云湛见状便问道:“师父呢?”

  玄月刚要接话,只见云晨便接话道:“你这个财迷师父啊,去布庄了!听说是谈一桩大买卖,听说成了啊能带我们吃香的喝辣的!”

  云湛点点头道:“我去看看!”

  说着便要转身,只见玄月走近,便将其拦下到:“大公子,易老应是快要回来了!”

  这个话很是明了了,就是不让前去,云湛见状便道:“我是想去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!”

  玄月一脸尴尬便道:“布庄也没什么活,易老一人可以应付的来!”

  玄月的反应让云湛倒是多了心,二人四目相对,云晨倒是没在意,便顺口说了一句:“哎呀,我说月叔啊,他要去你就让他去,天天不干活,细皮嫩肉的!”

  云湛心中可是明白,今日这个宅门,他是出不去了,一点头便道:“好!那我就帮你将这些丝线搬回屋中,这要是变了天,又是一笔损失!”

  玄月见状便道:“辛苦大公子了!”

  云晨见状一瘪嘴便道:“嘿......我说我的叔啊,我都帮你搬一下午了,你也不没谢谢我!好家伙,这云湛一回来,你就谢来谢去的,合着我是捡的啊!”

  玄月费力的将丝线抱起,便道一句:“二公子说的正是!”

  云晨指着玄月便道:“嘿......我说......”

  一脸的无奈看着玄月的背影,只能收起脸上的委屈,继续干活。

  不过这丝线还甚是繁多,不仅要将其搬回屋中,还需要按照粗细,颜色排列整齐,重要是来年再用。

  经过几个时辰,这些丝线可全部搬完了,云晨双手叉腰,气喘吁吁道:“哎呦,累死我了,撩妹子可都没这么累!”

  说着便深喘一口气,便屡屡袖子便大声喊道:“月叔!我要吃红烧肉!”

  闻着味儿便入了正堂之中,看着一木案的清汤寡水,云晨便泄了气。

  一脸抱怨道:“我说,月叔,这不至于吧?”

  玄月端着最后的青菜走近便道:“易老说了,近几个月要吃清淡一些,现在布庄生意消条。他啊都快养不起家里人了!”

  云晨见状便一脸不悦道:“那他还不对我好点,我可以赚银子养家啊!”

  一旁的云湛便质问道:“你?如何赚银子?卖身吗?”

  云晨听后,便一脸不悦道:“嗐......我说,你这么说我就很是不高兴,怎么就卖身了?我混到那个地步了?”

  说着便扒拉着塞了一口饭便道:“再者说,以我这相貌堂堂去卖身,那也是头牌!”

  云湛刚吃了一口菜,便呛的直流眼泪,半响缓过神来,便劝阻道:“那你还是吃清淡一些吧,切勿做傻事!”

  云晨瞟了一眼云湛,便道:“那怎么?人为食亡,鸟为财死,你我活在这世上,不就是为了一口吃的吗?”

  说着便抬起箸指着木案上的菜便道:“就这?就这?知道的说易宅拮据,不知道的以为易宅近日来养了几头羊呢!”

  说着从正堂看向宅外,已是夜幕而下,便道:“这么大个宅院,看似家中富有,实则已是穷入潦倒了!”

  云湛看着玄月便问道:“师父为何未回来?”

  玄月见状便道:“可能事情还未处理完!”

  云晨见状便道:“啧......我看啊,这事八成是成了!”

  玄月见状便问道:“你如何知晓?”

  云晨便一本正经道:“你看啊,且不说别的,按照时间来说,师父走可是一整天了,若是不成早就回来了,这个时辰了,定是成了,为以表谢意,准是请人家下馆子去了!”美妙小说网 meimi

  玄月一瘪嘴便,深吸一口气,点点头,假装甚是赞同道:“二公子所言极是!”

  在说笑声中,这顿清汤寡水的饭吃的也甚是有滋有味的,或许是太过疲惫了,云晨用完膳便要求回房休息,自然也是无人阻拦,展开双臂便是回了房中,沾床就着。

  不知是过了多久,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,就连推门的声音都未曾听见,月光斜影,只见一身影逼近了云晨的卧榻旁边,是谁根本看不清楚,月光将影子拉的生长。

  走近云晨之时,云晨鼾声四起,只见这个黑影稳坐卧榻一侧,轻轻的推了一下云晨。

  云晨拖着迷迷糊糊的声音,含糊不清道一声:“别闹!”

  翻了个身,便又继续睡了过去,这一翻身,鼾声截然而至,顿了片刻,云晨猛的翻身而起,不知什么时候已是从软枕下抽出了匕首,匕首在月光下银光刺眼。

  匕首划过之时,只见黑影一倾斜,便巧妙避过,这个时候的云晨已是睡意全无,只见握匕首的手被紧紧握住,此人轻声道一句:“是我!”

  声音虽是很小,但是云晨依旧是能听的出来,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云湛,

  这一刻悬着的心便是放了下来,深喘着一口气便数落道:“你大半夜干什么啊你不睡觉,你吓人玩?”

  只见云湛走近烛火处,拿出火折子,便将蜡烛点起,很是明显能看到云晨头上的冷汗,已是浸湿了两鬓的乌发。

  云晨真真切切的看着眼前的云湛,终究放下了心,便依旧是心中惊魂未定,便厉声道:“你......”

  话还未落音,云湛便眉头一紧,示意云晨声音小一些。

  云晨便轻声道:“你疯了,大半夜不睡觉,装神弄鬼,干什么?”

  云湛坐近卧榻,一脸严肃,云晨便知晓是有事发生,便盘问道::“怎么了?一副欠了巨债的模样!”

  只见云湛一言不发,云晨便安慰道:“没事没事,你师父乃是腰缠万贯,只是平时比较抠门,你若真是欠下债务,他为了心疼你,还是会帮你还的!”

  云湛知晓云晨的话是逗他玩的,云湛抬眸之时,便道:“你近日可否都在宅中?”

  云晨便道:“在啊!一直帮忙晒丝线,搬丝线,一直都没停啊!”

  云湛便追问道:“师父近日可是频繁去布庄?”

  云晨点点头便道:“对啊,布庄生意不好,有人前来,这个老头恨不得将对方大腿抱着,这些年的确是不容易!”

  云湛深叹一口,看着云湛不再言语,云晨便觉得奇怪便道:“怎么了?有何不对?”

  云湛便道:“太不对了!你可否发现师父今日一日未归?”

  云晨点点头,未有半分玩笑之意便道:“发现了!谈生意嘛,那有一次就谈成的?”

  云湛摇摇头便道:“不是,你知晓我不是这个意思!”

  云晨便一头雾水道:“那你倒是说说,你是什么意思!”

  云湛便道:“今日我回了宫中,见了凌风,此人甚是奇怪,将一本旧书故意丢在了东厂之中!”

  云晨眉头一紧,二位兄弟可都知晓凌风并非是什么好人。

  云晨便问道:“可是什么线索?”

  云湛摇头便道:“不是,是一本前朝旧事!”

  云晨便问道:“可是前朝旧事?讲的是金州国之事?”

  云湛点点头,便道:“你看过?”

  云晨便道:“之前在宫中之时,整理东厂便发现了此书,但是此书对金州国的记载少之又少,只讲述了金州国的天子金冀以及开国将军!”

  云湛眉头一紧,思虑了半响。

  云晨见状便道:“你这是什么表情?你不佩服金冀这位天子吗?英勇神武,为国为民,那金州也是......”

  云晨还未感叹完,云湛便是抢话道:“你是说,你整理东厂所见?”

  云晨点点头道:“嗯!是啊!”

  云湛便道:“不可能!”

  云晨一脸疑惑道:“有什么不可能!”

  云湛看着云晨道:“金州国已覆灭多年!为何覆灭,全天下的人都知晓!”

  云晨听的甚是入神,点点头道:“知道啊,大胤皇帝下令血洗了啊,啧啧啧......那可真是血流成河啊,尸横遍野,那场面......”

  云湛沉默不语,云晨见状便是赶紧收了收自己的语气,一本正经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这种东西,是不能可出现在大胤的皇宫的?”

  云湛一点头便道:“是!所以,东厂中不会有这种东西!”
源码下载